您的当前位置: > 伊拉克国家男子足球队 >

归化的侯永永无法代表国足出战国籍法或许该调

时间:2019-10-22

  

归化的侯永永无法代表国足出战国籍法或许该调整了

归化的侯永永无法代表国足出战国籍法或许该调整了

  关于上述推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权威人士证实或证否。但假如真是这样,侯永永们无法代表中国队出战,这花大力气和大价钱把他们归化过来的行为,就会沦为中国足协的又一笑柄了。 拿侯永永来说,他确实没有代表挪威参加过国际足联的A级赛,但是,数年前他却代表过挪威青年队参加过欧青赛。按照上述规定,侯永永若想代表中国队出战,则必须在当年代表挪威参加欧青赛的时候,已经取得了中国国籍。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中国国籍法明确不承认双重国籍,而且国籍法第五条明确指出,“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并定居在外国,本人出生时即具有外国国籍的,不具有中国国籍。”侯永永的中国国籍是直到今年2月,靠着他妈妈中国人的身份,才取得的。 然而,由于中国国籍法的原因,中国足球的归化策略却可能无法充分利用国际足联对双重国籍等现象的尊重,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像侯永永这样的跨国婚姻后代,母亲是中国人,身上流着中国人的血,代表中国队出战,阻力绝对比那些纯种外国人(比如巴西的穆里奇或埃尔克森)要小的多,球迷们也比较容易接受。如果他实力非常强却无法代表中国队出场,那的确是挺可惜的。 而按照中国国籍法,如果一个有中国血统的儿童,在海外有了当地国籍的话,就自动丧失中国国籍,无疑是减少了这个儿童成年后选择自身国籍的权利。在一些人看来,这种做法称得上是“为渊驱鱼”,本质上是削减了本国公民权益。而世界上大多国家的国籍法,都是在维护本国公民的权益,不惜作出利己损人的规定。 欢迎关注“翻呀”小程序,它主打极简资讯、轻快阅读、一页尽览,为你推荐每天值得看的资讯内容。 换句话说,在实践中,国籍法中“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等规定,本来就难以充分落实。 2月13日,北京国安华裔新援侯永永领取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临时身份证,正式入籍中国,成为“归化第一人”。今后,这个原籍挪威、母亲为中国人的混血小伙,将以内援身份代表北京国安征战中超联赛以及亚冠。甚至于,一些人期待今后侯永永能代表中国国家队出战,提升中国队实力。当然这还是后话,球迷如何看待归化球员代表国足,争议也很大。但是,就在这个当口,有人发现,根据国际足联相关规定,侯永永或许无法代表中国队出战。如果真是这样,这一定程度上与中国的国籍法有关。在当今时代,1980年颁布的中国国籍法很多方面已经落伍,脱离国际潮流,也许是到调整的时候了。 总而言之,1980年制定的我国现行国籍法,已经不大适应当今的国际潮流和民众的实际需求,尤其是强制性的“取得外国国籍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的规定,既缺乏实践性,又没有什么必要,还会造成很多问题。即便我国目前尚不考虑承认双重国籍,也可以删除一些不必要的条文,进行模糊处理。这不仅对我国归化高水平的足球运动员有作用,对中国吸引国际高端人才,也有很大的作用。 之所以中国国籍法会如此制定,原因很大程度在于,中国国籍法的制定精神,是严格贯彻“单一国籍”制的,其一个重要目的是回避与相关国家产生外交保护和司法管辖上的冲突。 这样一来,与其在国籍法中大谈上述难以落实的空话,还不如像美国那样处理,就是根本不去理会本国公民是否有外国国籍,你只要有美国国籍,就得遵循美国法律就完事了。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其“不承认”本国公民的双重国籍,最关键的体现是,不接受外国政府对这些具有双重国籍的个人在本国境内的权威。用这样的做法来回避国籍冲突,已然足够。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然而今天,微博账号“@中国海外球员新闻”却对以侯永永为代表的归化球员是否有资格代表中国队出战,提出了疑问。 现行国籍法想严格贯彻“单一国籍”制精神,但实际上是做不到的,有必要考虑进行模糊处理 此外,很多海外华侨已经加入了外国国籍,但是在出入我国国境的时候依然使用中国护照,在国内依然拥有中国身份证和中国户籍,我国在享受教育、户籍管理、投资批准等方面对待这类人员都是将其作为中国公民来看待,并不在乎他们是否已经取得了外国国籍。 杜兆才的这次表态,把中国足协的归化战略正式放到了台面上。但归化的目的是让外援打中超联赛?显然不是,提高中国国家队的实力,帮助国足打进世界杯,才是归化最重要的意义。前不久举行的亚洲杯上,24支队伍总共征召了86名归化球员,占参赛球员总数的15.4%。在归化战略之下,卡塔尔夺得了冠军,连菲律宾这样曾经的“鱼腩”实力也大幅度提高。可以想象的是,若中国不考虑归化战略,今后的世界杯出线权争夺,会面临更多的困难。当然,球迷对于归化战略接不接受,那是另外一回事。 事实上,当今国际社会关于国籍问题的潮流,是私权化,认为公民拥有变更自己国籍的自由和权利, 国家不能随意剥夺公民的国籍 ,也不能随意否定公民变更国籍的权利。而且认为,随着国际社会的发展,依附国家主权的国籍事项也要遵循国际法的一些原则,并讲究服务性。 国际足联对双重国籍现象的尊重,体现了国际趋势;而现行中国国籍法的规定,本质上是削减了本国公民权益 去年12月底,在上海召开的2018年职业联赛总结大会上,足协党委书记杜兆才明确表态:“足协将出台关于归化球员的实施政策,协助俱乐部试点归化具有较高水平的优秀外籍球员参加中超联赛,积极推进优秀外援的归化工作。” 事实上,我国有越来越多的公民成为事实上的双重国籍拥有者。最典型的,就是赴美产子。根据中国国籍法第五条,由于父母都是中国人也没有定居在美国,生的孩子就是中国公民,法律自动赋予了Ta中国国籍。然而,根据美国国籍法的属地主义原则,孩子又先天的取得了美国国籍和美国护照。由于中国法律不承认双重国籍,不能再发护照,就只能发给替代品《中国旅行证》;事实上就是“中国国籍法虽然不承认双重国籍,但是实际已默认双重国籍”了;既然承认孩子是中国人,那就会给一切国民待遇,持中国旅行证回国,进入中国海关并盖入境章,不需要办理中国签证,并可以在国内无限期停留,享受各种待遇,当然也可以合理合法的落户口。而当这个孩子成长到18岁,宣誓加入美国籍,他的中国国籍才会自动丧失。在18岁之前,这个孩子可不就是事实上的“双重国籍”? 微信公众平台收录了各种微信公众号,包括微信美女号、微信情感号、韩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搞笑微信号、科技、时尚、财经、资讯等类型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文章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 情况是这样的,通常,归化球员取得了新国籍后,并且满足国际足联的相关规定(球员祖孙三代中有人在该国出生,或球员在该国连续居住满5年,该规定是为了防止“突击归化”),就能代表该国出战。然而,侯永永(包括其他的归化对象德尔加多、罗伯托-萧初、布朗宁)这样曾经代表其他国家足协在官方赛事出场过的球员,还需要遵照国际足联的另外一条规则:球员代表现足协无A级赛出场记录,而且当球员第一次代表现协会在官方赛事出场时,须已经取得希望(申请变更)代表的其他协会的国籍。 其中一个典型是儿童自由选择国籍的权利。有学者指出,当今国际社会的国籍观念,是认为一个人在获得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之前,对于他未来拥有的权利,我们不能随意剥夺,至少在他成年之前我们都应该保护。比如跨国婚姻的后代,合适的做法是在其成年之前保护其国籍选择的权利,待他成年时,按照其自己的意愿进行自由选择。比如德国,并不是一个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按照德国以前的国籍法,根据血统主义,200万居住在德国的土耳其移民,其后代即使在德国境内长大,也不能拥有德国国籍。但德国修改国籍法后,承认在其境内出生的未成年土耳其人拥有双重国籍,在其成年时可以依据意思自治原则在土耳其国籍和德国国籍中选择自己的国籍。这种变化,最重要的理由就是体现对儿童自由选择国籍权利的尊重。 在归化问题上,国际足联之所以出台诸多限制措施,比如打过A级赛的不能再代表另一支队出战,比如球员要与申请变更国有血缘关系,或在申请变更国连续定居5年等,都是为了防止那些富裕的国家“过度掠夺”他国的足球人才,以平衡各国足协之间的利益。但国际足联的这些限制措施,也体现了对当今世界广泛流行的移民、跨国婚姻、双重国籍等现象的尊重,实际上也是对人的权利的尊重。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
联系我们

400-280-8888

公司服务热线